流年把人抛

任凭梦里三千落花。

【原创】不及格


学科设定
cp向注意

“对于一般学生来说,学习是一件绝对苦逼的事情,更悲催的是肝氪双非,人财两亡,花钱去学习班,没什么用,考试蒙题,正确率20%捧着一张张‘满江红’的试卷,撕不能撕,放那里又净糟心,实在是人生一大苦事……”
秦可只觉得膝盖中了一箭,趴在桌子上看着面前口若悬河的萧清河,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终于,在对方长达十分钟的演讲完毕,用期待的眼神看向自己希望能给出点评价的时候,秦可才悠悠开口:“这就是你下周演讲的稿子?”
“对啊,感觉怎么样?”萧清河笑眯眯地看着秦可。
“你买好防弹衣了么?”
“哈?”
“我觉得你如果真的这么说,我是评委,我一定会忍不住上台把你拉下来打一顿。”
“这么欠揍么?”“比我想象的还欠揍。”
“宇文和我说这样就可以的。”萧清河歪歪头,脸上的表亲很无辜,半晌,突然醒悟:“我去!那家伙又耍我!”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啥,但是我觉得给你出主意这货绝对不安好心。”
“啊,他跟我说特立独行能获得深刻印象,然后就会得高分……”清河脸上是看淡的从容,仿佛对某些事已经麻木了:“虽然本来就不是人,但他这样耍我也太没人性了……”
“啊!你说啥?”
“哦,没事,谢谢啦可可,我还有事,先走啦,你也早点回家哦~”清河笑着把稿子进书包,随便的往肩上一搭,冲秦可飞了个吻。
“没事啦,反正我写作业那么长时间怪累的,我写完作业就走,明天见啦!”秦可笑了笑。
萧清河笑眯眯地冲对方挥挥手,然后转身离开教室,却又在踏出门的那一刻,换了另一副表情,眼神很是鄙视地盯着身旁的空气:“到家我再和你算账!!”
身旁突然响起一声嗤笑,原本无人的身旁突然显出一到黑影:
“我和苏雪打赌你绝对会按我说的准备稿子,啧啧啧,看来我赢了。”
黑影越来越清晰,男人的身影显现出来。
黑色斜刘海遮住左眼,只留一只晶蓝色的右眼笑得弯弯,男人的皮肤近乎病态的白皙,长相明明乖巧,却被脸上的坏笑破坏了乖乖形象。脖颈修长,穿着一套黑色的高领风衣,帅气又洒脱。
“你怎么不长个鹰钩鼻来显示你这身装扮的必要性和你的阴险。”清河噘了噘嘴:“苏雪明明是小天使,现在被你带的,越来越黑了。”
“你们两个吵,别拉上我。”身后一只手轻轻搭在清河肩膀上,温软动听的男声在背后响起,语气里带着笑意:“怎么?终于醒悟了?”
“苏雪你变了QAQ”清河可怜兮兮的抽抽鼻子:“你就看着你男人欺负我!”
“没有啊,我阻止过他的,只是没成功而已。”绛色短发搭在前额,浅金色瞳孔闪耀智慧的光芒,简单的银色半框眼镜架在鼻梁上,镜片挡住了眼中的锐气。干净的白色衬衫袖子挽上去一截,干净利落,黑色长裤包裹修长的双腿,显出他近乎完美的比例。
“骗人,宇文明明最听你话!”清河严重尽是绝望:“理科BOSS竟然投降了萌主!我再也不相信数学了!”
“别闹,快点回家了。”苏雪抬手揉揉清河的头,贴心的拎过她的书包,转身扔给身后的宇文:“今天是你离诗女神做饭哦。”
“哇⊙∀⊙!真哒?!”

你以为是谁?这十三个奇葩的名字和玛丽苏的设定?不就是你身边的他们吗?别别别,你怎么知道你最厌恶的学科不能是帅哥或者美女?你怎么敢肯定在你捧着不及格的试卷的时候,你看不见的他们不会坐在你身边唉声叹气,恨铁不成钢?当然,你肯定不知道,因为你看不见……
看得见的,大概就是另一种情况。
明瞳,或者叫……阴阳眼?只是他们看到的不是鬼神,而是他们【——姑且称他们金陵十三钗?虽然我想表达的只是十三这个数字】能看到他们的,自然能接受他们的教导,成绩就会走到巅峰,迎娶……阿不串剧组了。我们一般称这种人为——“学霸”
当然,首先一切都要建立在他们是真心实意教你的基础上。
其次,你要有一定的承受能力能承担得起发生的的一切事。
然后 你要时刻准备着捡起自己崩掉的节操……和人生观。
比如……

萧清河打开家门的那一刻就觉得不太妙,刚把门打开,就看到一地狼藉然后就在众人的惊呼之中,被呼啸而来的枕头砸中了脸。
屋子里疯狂的各位瞬间安静了下来。
萧清河,女,雪珂中学二年级生,学生会主席兼校长助理,年级第一,且是
——明瞳。
现在状态:愤怒max。
表现状态:微笑
清河迈步越过地上的各种埋伏,径直走到唯一能有一席之地的沙发前,缓缓坐下,手肘撑着膝盖,手指相扣撑在下巴上,笑眯眯地看着面前躺在地上撞死的四个人,开口道:“那么,从谁先开始解释呢?”
“我举报,是沈武先动的手!”躺在地上的银发男子抬起胳膊指向某一个方向。
“附议!”
“+1”
“我去,你们能不能有点节操!”被指控的男子愤然坐起,指责对方卖队友的行为。
清河头上暴起青筋:“这就是你们拆了我两套被子,三个枕头,弄倒了我的书柜,把客厅弄得一团乱,最后还把厨房炸了的理由?”
“厨房那个真不该我们事!那是影羽把生鸡蛋放进微波炉还把离诗弄的爆炒虾仁打翻了……”几个人迅速坐起来辩解,却看到清河脸上的微笑和背后实体化的火焰住了口,齐刷刷的躺回去继续cos尸体。
“我去,这是地震了么。”宇文和苏雪走进客厅看着地上躺着的几个家伙,笑了:
“哟呵,还有遇难者嘿!”
“萌主!”银发男人仿佛看到了救星“垂死病中惊坐起”,抓着宇文的裤脚就不撒手:“小清清要弄死我们了!救命啊!”
“迪,松手,我裤子要掉了。”
“老大你忍心看着你忠信的部下被弄死么!”
“所以你们为什么不学学郑直安静在楼上休息,而要把这里弄乱……还炸了厨房。”
“都说了厨房是影羽干的了啊!”
苏雪无奈的笑笑,弯腰拍拍银发男子:“迪理,我觉得你们还是赶快收拾的好,小清河的表情可越来越难看了哦。”
“还有华轩,沈武,吴礼,快点起来收拾。”宇文挠挠脸颊:“听苏雪的。”
“我去!老大你妻管严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数三个数。”苏雪歪歪头:“三……”
躺在地上几个人瞬间弹起来,手忙脚乱就开始收拾客厅。
清河的脸色渐渐好转,女孩扭头看向厨房,墨绿色短发的男人眨了眨翠绿的眼睛,无辜的看着清河,帅气的脸上写满了委屈,泪眼汪汪,简直快要哭出来一样。
清河盯着他看了几秒,叹了口气——原谅她,实在没办法对着这么好看的脸生气。
“影羽,下次记住生鸡蛋是不可以放进微波炉的。”
影羽点点头表示记住了,然后小心翼翼地退出厨房,往楼上走去。
“抱歉啊清河,我可能还要花点时间做晚饭,饿了的话先吃点什么垫垫?”清丽的女声从厨房穿出,身着淡蓝色旗袍围着粉色围裙的女子款款走出,五黑的齐耳短发干净蓬松,耳朵上是两个翠绿的耳坠,手里举着锅铲,脸上还带点油污,显然是刚才厨房暴乱造成的。
“离诗女神没关系的,您忙您的~♡”清河冲厨房飞了个吻,语气轻快,带着浓浓的崇拜。
离诗冲清河笑笑,又转身进了厨房……
“郑直那家伙还真是不变的作息啊,每天下午都要睡二十分钟。”宇文扭头看看挂钟,嘴念叨着:“影羽你去叫他起床吧。”
影羽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绕过地上各种埋伏,上了二楼。
清河揉了揉太阳穴,又扭头看着忙活的众人,心里不免无奈:
到底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这种生活了呢?

Wonder&Empire
emmmm
感觉简单点的好。

【填词】未来的月光

原曲: また君に会える日
填词:热衷填词的三小姐

泪湿的衣裳
沾满你身上独特的
淡淡薰衣草的芳香
那一夜的月亮
被乌云遮挡 可是我
看到光芒
你在我耳边
许下这一辈子的愿望
将希望交到我手上
感谢你陪着我
走过岁月漫长
陪我走过失意的旧时光

也许你不曾想
爱上你是我最美的愿望
哪怕痛
哪怕我会遍体鳞伤
牵你的手
今后的路你陪伴我身旁
让我不会孤单彷徨
陪我一起仰望未来的月光

回忆谁执掌
我和你的缘分到底
由何人指引着方向
这一夜的月亮
落在你肩上 可是我
无心欣赏
你的怀抱
是我无限留恋的依傍
到头来却只是个谎
终究是谁的错
背道而驰的路
最后会走到怎样的地方

也许你不曾想
我曾为你灵魂不断动荡
哪怕苦
哪怕我会凋零消亡
看你的笑
我愿意亲手折断我翅膀
用血写下爱的篇章
用这旋律伴你未来的月光

任凭飞逝的时光
在你我身边流淌
那相牵的手
最终还是放手
请你不要遗忘
我的模样

也许你不曾想
爱上你是我最美的愿望
哪怕痛
哪怕我会遍体鳞伤
牵你的手
今后的路你陪伴我身旁
我不再彷徨

也许你不曾想
我曾为你灵魂不断动荡
哪怕苦
哪怕我会凋零消亡
看你的笑
我愿意亲手折断我翅膀
用血写下爱的篇章
用这旋律伴你未来的月光

【填词】给你的礼物

原曲:小幸运
填词:热衷填词的三小姐

陪你走过了寥寥几场春秋
从相识到并肩再到手牵手
我此生最幸运是你的朋友
分担我的泪和忧
曾经的约定或许天真稚幼
祈愿着未来也能风雨同舟
只是谁也不知以后的以后
紧握着尚且的温柔
那年落雨是你陪我一起走
忘不了你我约定相伴永久
在那人生交错路口
是你风里雨里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候

我该用什么来将这空白拼凑
该用什么来补偿你曾为我的泪流
只求我能同你并肩奋斗
把我交付背后
荆棘路手相扣
有了依靠就足够
杏花微雨风轻嗅
你我青春的旅程都有对方在守候
阑珊灯火中你蓦然回首
我的初心依旧
对案弹琴酌酒
不曾茶凉人走

记忆中最深刻是你的眼眸
好像漫天的星辰你都拥有
越交至真心我越发难放手
越长久越无法看透
那年落雨是你陪我一起走
忘不了你我约定相伴永久
在那人生交错路口
是你风里雨里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候

我该用什么来将这空白拼凑
该用什么来补偿你曾为我的泪流
只求你能同我并肩奋斗
把你交付背后
荆棘路手相扣
有了依靠就足够
杏花微雨风轻嗅
你我青春的旅程都有对方在守候
阑珊灯火中我蓦然回首
你的笑颜依旧
得此知己朋友
今生我复何求

12月8日前不开放翻唱

【全职】《三千落花》-命理难说(上)


玉雕师孙×神医张

夏将入秋,这样的清晨总是刮着丝丝的凉风,吹在身上还算舒服。晨间鸟儿清脆的叫声尤为动听,让人心情莫名的好起来。
不少的商贩趁着凉爽时候摆开摊位,或许能碰上身心舒展开怀的客户,赚上一笔大买卖,过上几天快活日子……
可是孙哲平觉得自己今天选择出门是个错误的决定:
——大概是昨儿夜里受了风寒,今日头昏沉沉的,即使吹了吹晨风却仍觉得不通透,玉色长衫竟被冷汗浸透,里衣贴着后背十分的难受。
爹告诉他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所以要他今日早早出来寻玉料——“一块好料子是一个好玉雕的基本,而好的玉料大都在市井旮旯的地方……”
爹后面说的孙哲平也没记住,但是有一点他知道:今天寻不到好的玉料他就别想回家了。
可是现在他感觉连走路都费劲,看似向前迈步的脚都在打晃,头晕晕乎乎的,更别提寻什么东西了,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这位公子请留步。”就在孙哲平苦苦搜寻的时候,突然背后响起一个声音,强忍头晕目眩转头看去,恍惚中,就看着一个身着白纱的公子。
绛色长发松松挽了一个发髻,用一根桃木簪子别着,俊美的脸庞上带着些许忧郁,皮肤略显苍白,可是整个人的身上却好似飘着一层仙气,让人移不开眼。
他可真好看。孙哲平第一眼看去就这般想着。
“这位公子我看你……”男人再次开口,却不想被孙哲平打断:
“抱歉,我不算命。”
孙哲平说这话的时候还觉得可惜,生的这么好看的人竟然是个算命先生。
“我是说看你脸色苍白想帮你看看是生了什么病!!”张佳乐青筋一跳,脸上的忧郁瞬间裂开了。
“哦,是郎中啊,不是算命的。”看着这人脸上有点生气的样子,孙哲平很想开怀大笑,不过这一抽气……
张佳乐看着面前的人身形晃了晃,然后直直的向后倒去,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住他:“喂!喂!醒醒!”
但孙哲平好像并没有听见,又或者实在是力不从心,长了张唇就这么昏了过去。
这,便是糟糕的初相见。

当孙哲平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慢慢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清苦的气息,让人有些难忍又有些上瘾。
“醒了?”张佳乐刚巧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递给坐在床上发愣的孙哲平手里:“风寒而已,顺带有些发热,我给你降了温,现在感觉怎么样?”
“头疼……”孙哲平很嫌弃的看着手里的瓷碗,有些迟疑的凑上前闻了闻……呛人的药味直冲鼻腔,惹得孙哲平差点把碗砸了。
“别这样,良药苦口知道么。”张佳乐自然知道孙哲平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于是很强硬的把碗沿狠狠地怼在了孙哲平的嘴上,碗沿和牙齿碰出了一声脆响,孙哲平只觉得牙根痛的发麻。
“放心,简单的小感冒我有信心马上给你治好。”张佳乐边说着边往他的嘴里灌着药。
孙哲平有些痛苦的咽被迫下嘴里的苦汁,刚想说点什么就看见一只手伸到嘴边,捏着一颗蜜饯。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叫张佳乐,未来的神医。”
就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咬过蜜饯,孙哲平觉得自己苦的快要枯萎的味觉又重新活了过来:
“我叫孙哲平,是未来的玉雕大师。”
“玉雕师……”张佳乐若有所思的看着孙哲平,抿了抿嘴。
“我这次出门是为了寻些好的玉料,不想身体不适差点在大街上丢人现眼,多谢张公子相助。”孙哲平抱拳看向张佳乐,却看见对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一双忧郁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孙哲平不由自主地心里发毛。
张佳乐眨眨眼睛,盯着孙哲平半晌突然开了口:
“玉料么?我这里倒有一块不知道你能不能瞧得上眼……”

……
“爹爹,这是什么啊。”
“是玉啊,我的傻孩子。”
“这个玉的颜色为什么和娘手上那个绿绿的不一样啊?”
“因为这个是'雪里彤'更珍贵的玉,你娘这么多年也没个新首饰戴,爹准备给你娘做一套新的。”
“哦,那我去跟娘说!”
“别别别,乐乐回来,千万别让你娘知道这个,等爹找好玉雕师,咱们爷俩一起给她个惊喜好不好?”
“好!”
……

结果这惊喜最终还是没成,在某个阴雨的一天,爹娘上山采药便再也没回来过,于是自己便一直跟着爹的师兄生活,学习这治病救人的手法,这块玉胚也就一直跟着自己。
张佳乐从床下掏出一个用红绸包裹的有成人两个手掌大小的小盒子,拍拍上面的浮灰,放到孙哲平面前。
玉是好玉。孙哲平看的第一眼就知道面前这东西是不可多的的宝贝,晶莹剔透,散发着温润的光泽,更令人惊奇的是,原本看着均匀纯净的玉中竟然有一条细细的红痕,埋在其中若隐若现。
在张佳乐解开红绸的时候孙哲平的眼神就变了——虽说他现在技术在外还没什么名声,但大大小小看过的料子也不少,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玉胚——就算是刚学艺的学徒也能看出这是一块多么完美的玉料。
孙哲平皱着眉头将红绸系好,塞到张佳乐怀里,在对方惊讶的眼神中,非常严肃且紧张的扶着对方的肩膀:“这可是个大宝贝,千万收好。”
张佳乐愣了愣,瞬间有点哭笑不得:“你不是要玉料么?”
“我……”孙哲平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对这玉料的渴望,但他也是个现实的人,就他现在的技术,这块玉在自己手里绝对就报废了。
“我……我现在的技术还没有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怕是……不过我爹可以,如果你有意的话,我可以买……”
“不。”张佳乐打断了他的话:“这块玉我不卖。”
这次换孙哲平愣住了。
“别人我都不给,这块玉我只想让你来雕。”张佳乐眼里闪闪发光:“既然你现在对你的技术没有信心,那这块玉就现在我这里放着,什么时候你觉得你可以了,我就把他给你。”
孙哲平这下是彻底怔住了,呆了半晌才缓缓开口:
“为什么……”
张佳乐勾起嘴角:
“因为我看你有眼缘。”
孙哲平愣了半晌,突然笑了起来:
“你果然是个算命的……”

【全职高手】三千落花

全职高手cp向

bl向cp:
双花,双鬼,喻黄,韩张,伞修,周江,方王,林方。
或许会有
莫橙,杜柔,华秀,肖戴掉落。
龟速更文,文风跳脱,文笔较渣。
或许架空背景,或许原著向。
每一对之间的故事没有联系。

以上。

【填词】无悔轻狂

全职高手-黄少天衍生

原曲:天下
填词:热衷填词的三小姐

忆少年时千里不留行
诅咒现剑锋随身如影
成败自天命
多情亦无情
夜雨声谁人恭听

谁自命风流笑话
谁受任自身空乏
心有傲骨就算手持断剑
他也能走天涯
是谁的荣耀光华
是谁的巅峰神话
剑圣威名震天下

藏剑气游浪四海八荒
战强敌终问鼎一方
不惜生死一场
只为相识一场
但愿这一生不相忘
谁不动荡谁不曾彷徨
站巅峰谁不曾心伤
终无悔年少轻狂

谁自命风流笑话
谁受任自身空乏
心有傲骨就算手持断剑
他也能走天涯
是谁的荣耀光华
是谁的巅峰神话
剑圣威名震天下

藏剑气游浪四海八荒
战强敌终问鼎一方
不惜生死一场
只为相识一场
但愿这一生不相忘
谁不动荡谁不曾彷徨
站巅峰谁不曾心伤
终无悔年少轻狂

藏剑气游浪四海八荒
战强敌终问鼎一方
不惜生死一场
只为相识一场
但愿这一生不相忘
谁不动荡谁不曾彷徨
站巅峰谁不曾心伤
终无悔年少轻狂

忆少年时千里不留行
诅咒现剑锋随身如影
成败自天命
多情亦无情
夜雨声谁人恭听